【封面故事】「話題」蔡衍明 台灣最有權力的商人2012-02-15 12:30
既親中又愛台、三句不離國罵
講話心直口快,毫不保留,更不修飾,愛吃滷肉飯,罵三字經,僅有高中學歷的蔡衍明,理著平頭,個性直爽,鬥志堅強,卻常常失言,引來軒然大波,自己卻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顯然,對蔡衍明這位商人要做為一個報人,要修的學分還很多……
黃琴雅

「親中、愛台,三句不離國罵(三字經)」,是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給外界最衝突的印象。一向說話直爽的他曾說過,愛台灣,第一是要三字經流利,第二是愛呷滷肉飯;他自始至終都相信,台灣經濟一定要靠大陸,「有錢才有尊嚴,有麵包才有尊嚴,」這就是蔡衍明,一位個性鮮明、豪爽、說話快人快語的富商兼媒體大亨。
正因為講話心直口快,毫不保留,更不修飾,像個「土豹子」,蔡衍明才會惹得大陸民運人士王丹、學者、媒體與網路鄉民的「圍剿」,抨擊聲四起。中時員工說,蔡衍明對《華盛頓郵報 》說的話,跟過去三年一樣,沒有變過,祇是這次是訴諸國際媒體,加上當天受訪時,祇有蔡紹中與蔡旺家在場,沒有媒體主管來設防線,才會釀成事端。
但現在任誰都不能否認,蔡衍明在短短四年間,已經從一位被認為講話「台到不行」的食品商,成為台灣當前最有「Power」(權力)的商人。

台灣政商捧 中南海參訪點名
靠中時登上政商高峰

台灣政府把他視為座上賓、企業大老不敢忽視他;大陸企業或官員要來台參訪,指名要到中時,或是一定要給中時採訪;官員來台也總會到他的神旺飯店或飲宴或參觀;他在大陸經商,也得到中南海官員的禮遇;他雖然行事低調,但一言一行,卻都充滿話題,但這些光環的來源,不是因為他是米果大王,而是因為他擁有三報兩台--中時、工商、旺報,與兩家電視媒體--中視與中天,媒體帶給他登上政商權力的高峰,有人甚至說「這是買到中國國際機場的國賓禮遇」,光是這些就讓多少富豪想進而效尤。
在享受媒體帶給他的權力光環時,蔡衍明卻常對外說,以前祇做米果時,生活比較單純,參與媒體事業後,更加忙碌,還要每天「受氣」,這一切全來自於外界對他貼上「紅色」的標籤。他辦《旺報 》,有聲音批評他是要「賣台」,要灌輸台灣人大陸的思想,但他說他祇想促進兩岸相互瞭解,他認為他雖然親中,卻也挺台灣,但民進黨卻把他看作深紅,國民黨認為他是純紅,人人視他為「紅朝富賈」,他祇想說,自己一直是個生意人,沒有藍綠紅。
話雖如此,蔡衍明卻因媒體而登上台灣政商階級的最上層,可以與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台積電張忠謀、鴻海郭台銘、富邦蔡明忠等政商大老平起平坐。尤其是報紙,即使沒中天電視台那麼賺錢,但白紙黑字的影響力之大,遠超過他過去的想像。
像是他可以因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前兩年的股東會上,對著中時的記者嗆聲說,「我是不想買媒體而已,不然哪輪到你們蔡老闆的分!」讓蔡衍明氣得直罵三字經,隔天,中時的社論、短評都加入「修理」郭董的行列。
去年九月,富邦金發聲運動彩券員工監守自盜事件,蔡衍明指示《中時 》與《工商 》兩大報社長要嚴加批判,隔天兩大報以全版及社論大力「討伐」富邦金,逼得富邦金大董蔡明忠親自上門「求和」。蔡衍明因認為NCC不肯放行他購併的中嘉案,跟身為第一大有線電視系統商凱擘大股東的蔡明忠有關,因此趁機「回報」,看來,蔡老闆真的充分體會到媒體的好處。
理著平頭的蔡衍明,不像其他媒體大亨,會比較有身段且「斯文、模糊」的處理事情,蔡老闆說話直接、做事更直接,才會發生「C咖事件」總編輯立即遭撤換、跑富邦金的記者被調線的事,說好聽是不矯情,但卻又太「土直性」。
媒體畢竟是「特殊」行業,對社會的針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而從業人員被要求要有自由的意志、獨立判斷的能力,對企業老闆而言,是相對「難管」的一群人,但蔡衍明大張旗鼓地買進三中後,引進管理製造業的方式,大降成本,要求各個事業體要有績效,使得中階管理人為求業績,要求記者要「業務配合」,連新聞版面文章都可以賣錢,早已不是新聞。

尾牙唱呼口號 拜十八王公廟
老闆公司與敵人都「不能寫」

最具話題的要算是每年的尾牙活動了,近兩年,三報兩台的所有人員都跟旺旺集團其他單位,包括製造業、飯店等共同舉辦一整天的尾牙活動,今年一月在南港展覽館席開五百桌,共有五千人參加,在外說話大聲的媒體員工們,在這裡祇剩是五、六桌,被淹沒在人群中,而且要跟著大家呼旺旺口號、高唱旺旺歌,除了要準備上台表演外,抽到獎時還要上台背旺旺「庭訓」,今年就有一位「清潔阿桑」因背不出來,九十多萬元的獎金當場折半,直屬管理層還當場被噱了一番。而高唱旺旺歌的戲碼,在他初掌中時集團那年,高階主管面對此一場面,人人一臉尷尬、同手同腳地比畫著,經過三年多來的洗禮,如今人人泰然自若,顯見「現實」力量的確讓人充滿了彈性。
在中時報系,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老闆所屬的企業,無論是旺旺、旺旺產險等新聞一律「不用寫」;至於老闆的對手--康師傅的新聞無論好壞也都不要,或是版面能小則小,其他食品競爭者則少提為妙;現在,蔡老闆的公司又多了家國票金,所以國票金又成了「不要碰」的名單之一,這也許是媒體中階主管揣摩上意過頭,但以蔡老闆如此買不停的情況看來,未來中時記者可以寫的公司將會愈來愈少了。
不僅如此,媒體的高階主管也要入境隨俗,每年農曆年後,都要參與旺旺集團舉辦的龍山寺、行天宮與台北縣石門鄉的十八王公廟參拜之旅,尤其是奉祀忠犬的十八王公廟,是他的「發跡廟」。
二十年前,旺旺還叫宜蘭食品的年代,蔡衍明自創「浪味魷魚絲」品牌前,曾到廟裡抽到下下籤,他卻不信邪,執意要做,最後賠掉上億元,差點搞倒宜蘭食品,後來乾脆以狗命名改名「旺旺」,從此大發特發,所以他每年必帶領員工到此參拜,媒體主管也不能例外。
不過,對中時報系許多員工來說,這位老闆雖然把媒體當工廠管,但他來了之後,中時慢慢恢復福利,不僅幫所有員工加薪四%,年終獎金也恢復到正常的一個月,不再以天數計算,讓求一分溫飽的員工對他心存感激。
他對報社的主筆也很禮遇,他開會從來不遲到,還會在門口迎接;去年有一位地方記者車禍身亡,蔡衍明在喪禮現場從頭坐到尾,回去後還檢討說是否裁員過頭,才讓地方記者太累,這位蔡老闆還是有很多溫馨面,祇是,這位「幹」字連連的老闆,讓一向講求文化的媒體人,不知如何應對。

個性獨特
社會街頭理論 旺仔無所不在

認識蔡衍明的人都知道,他有個「學歷無用論」、「在街頭看一年,勝讀三年書」的理論,祇有高中學歷的他,跟所有豪門最大不一樣之處就是小孩們不必高學歷,祇需讀到高中,但很講究「實用」的蔡衍明會送孩子到新加坡學英文,所以兩個參與事業的兒子蔡紹中與蔡旺家雖然學歷不高,但英文卻都嚇嚇叫。
蔡衍明個性的獨特,還表現在他的卡通造型的「旺仔」娃娃上,舉凡旺旺飯店、中時報系、中天等等祇要是旺旺所屬相關企業,大樓上都要有大大的「旺娃」,連送給員工的錶、皮帶與金牌,都要刻上旺娃,甚至耗資八億多元的灣流G2000的紅色私人飛機上,也要有個旺娃。台灣如此,大陸更是,以蔡衍明的企圖心,未來中嘉與國票金可能也會變得很「卡哇伊」,旺娃無所不在。
有位接近蔡衍明的企業人士形容,「蔡衍明是台灣最MAN的男人。」的確,他擁有上千億資產的事業體,還有七位夫人、九個小孩相伴,同住在上海的一棟大樓裡,一位夫人一戶,「不認識他的人,會覺得他很『俗』,認識他以後,會覺得這個朋友有情有義、對女人負責到底」,一位企業人士這麼說。
「蔡衍明對媒體的貢獻,是買下《中國時報 》,讓這份歷史悠久的報紙得以延續,且算善待員工;他對媒體的傷害,也是買下《中國時報 》,扼殺中時的自由風氣與多元性」,前中時電子報副總編輯黃哲斌在他的臉書上這麼寫著,這位因不滿新聞被業配所淹沒,在網路上發表一篇「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 》」的離職時報人,對蔡衍明的觀察是,對讀冊人該多一點尊重;他也不意外蔡衍明的「直白粗暴不修飾」的語言。
然而,商界與媒體,畢竟是兩種完全截然不同的領域,蔡衍明做為在大陸事業經營有成的企業家,卻是不合格的媒體大亨。媒體是公器,有其使命,不是個人的工具,更不是為政治或政策服務的宣傳機器。「愛台灣」的蔡衍明,在即將躍升為台灣首富之際,是否應該多些包容性與開放的眼光,來面對台灣的媒體,給媒體一個自由呼吸的空氣?如此一來,從商轉媒的他,或許能得到迥異於商界的真正尊重與歷史地位。□★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