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瑪拉拉,年輕的巴基斯坦女英雄2012-10-19 15:30
十五歲的人權鬥士 塔利班揚言再刺殺
「恐怖分子不明白瑪拉拉不只是一個個體,她是勇氣與希望的象徵」,堅持女性教育權的瑪拉拉.尤蘇芙札被塔利班槍擊後,巴基斯坦舉國為她祈禱,目前她已被送至英國接受醫療照護。
黃靜華

聯合國方決定十月十一日為「國際女童日」,巴基斯坦第一位國家和平獎得主瑪拉拉.尤蘇芙札( Malala Yousafzai)正在醫院為活下去而奮鬥的消息傳來,立時成為大會焦點。
天假以年,瑪拉拉可能是另一個金恩博士,或者翁山蘇姬。也就像這兩位為人權做開路先鋒一樣──翁山蘇姬大半生在軟禁中度過,金恩博士在聲望正隆時英年早逝,在爭人權的路上,瑪拉拉才初試啼聲,怕就再無機會發聲。她才十五歲。
像平常一樣,瑪拉拉放了學與同學搭校車回家。襲擊者把車攔下,朝她開槍,子彈傷及頭頸。塔利班( Taliban)組織公開宣稱此事正是他們所為,為的是她鼓勵女孩受教育。一個我們難以理解的理由。
瑪拉拉生長在巴基斯坦東北的斯瓦特( Swat),那是巴基斯坦唯一擁有佛教遺跡的地方,既有文化,風景更是秀麗,被稱為巴基斯坦的瑞士。二○○三年,塔利班占領該地,把它變成後勤中心,以其所信奉的沙里亞( Sharia)律法統治,斯瓦特從此變了樣。( 編按:沙里亞為伊斯蘭教法的總稱,不同教派的戒律與詮釋有所差異。)

宣揚女性教育權 被塔利班盯上

如果斯瓦特還跟以前一樣,也許瑪拉拉就是一個普通的少女。但人權的壓抑造就她,也因為那樣的環境容不下她。瑪拉拉為世人所注意,是三年前在BBC部落格上的日記,她訴說塔利班統治下的生活。塔利班的沙里亞律法對女性特別嚴格,瑪拉拉在一次訪問說,「女生都不准單獨上街購物了」,但她最關注的仍是上學。 當時她十二歲,以童稚的口吻寫著:「塔利班頒布了一道諭令,禁止女孩上學,我好害怕去學校,班上二十七個同學,只來了十一個。」隨著日記的發展,讀者也感到形勢愈來愈險惡,「校長說不要穿制服上學,我決定穿我最喜歡的粉紅色洋裝,其他女孩也都穿漂亮顏色的洋裝。朝會時,校長要我們別穿花衣服,塔利班反對」。終於有一天,日記的標題是:「我可能不能再上學了」。
日記之外,瑪拉拉也常上電視宣傳教育的重要。英國衛報的哈里瑪.曼殊爾( Halima Mansoor)說:「她告訴世人,巴基斯坦還是有聲音存在的,那聲音需要被聽見。」但那樣做冒著極大危險,有幾篇日記就提到她對可能被塔利班殺害的恐懼。因為瑪拉拉的勇敢,曼殊爾稱她為「年輕的巴基斯坦女英雄」。
二○一一年,瑪拉拉被兒童權利基金會( Kids Rights Foundation)提名參選國際兒童和平獎,同年十一月,她成為巴基斯坦國家和平獎的得主,巴基斯坦政府更以她的名字為十八歲以下的青年和平獎命名──國家瑪拉拉和平獎。
部落格、電視訪問與和平獎,瑪拉拉等於是簽下自己的死亡判決。「如果她這次活下來,下次不會這麼幸運」,塔利班發言人說,「我們一定會殺她」。瑪拉拉被槍擊對巴基斯坦是一記警鐘,世界各地的人們不分立場,為拯救她而合作。

勇氣與希望的象徵 帶給全球啟示

塔利班源於阿富汗,在此之前,巴基斯坦政府認為塔利班如果不是阿富汗的問題,就是美國的問題。瑪拉拉受傷後,巴基斯坦外交部長接受CNN的訪問時說:「所有的巴基斯坦人都應起而與使用暴力者正面對抗。」軍事參謀首長也表示,「恐怖分子不明白瑪拉拉不只是一個個體,她是勇氣與希望的象徵」,他向塔利班傳達直接且明確的訊息,「我們拒絕向恐怖主義低頭」。印度與巴基斯坦有著許多衝突,但鄰近巴基斯坦的印度旁遮普省官員主動表示已備好專機,願意送她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進行治療。
瑪拉拉的聲音不再孤單,一位巴基斯坦女孩接受地方電台訪問時說:「如果塔利班想要找人決鬥,那就該找體型跟他們差不多的人」。塔利班堅持對瑪拉拉的攻擊是基於宗教理由,說她違反沙里亞律法、背叛伊斯蘭,但他們其實是害怕女孩受教育以後不受他們控制。沒有比藉由暴力讓另一方永遠處於劣勢、維護自身的優越更為怯懦的了。鎮壓或恫嚇不同聲音的政權或組織,都是懦夫。
女權是人權的一環,教育是人權的一環,女孩的教育權是她們改善自己權利與地位最重要的一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透過他的發言人表示,瑪拉拉的勇氣與對基本教育權的提倡,應該記錄在<世界人權宣言>。受到瑪拉拉的啟示,今年的國際女童日便以受教權為主題,已開發國家的人們驚訝地發現,全球只有三○%的女孩能進入中學就讀。美國前總統夫人蘿拉.布希在會上發表演說,「因為瑪拉拉的勇氣與犧牲,我們虧欠她,應該起而繼續她的努力。」
對於「冒著危險」,瑪拉拉她從事教育工作的父親,有一段話值得做為註記。「我想,沉默的風險更高,因為那樣的話,我們將屈從於殘暴的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終而淪為奴隸。」●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