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地中海成了偷渡者的海上墳場2015-04-15 12:30
地中海上拚命逃離中東、非洲的難民,只為追求一個安身立命的機會。
中東、非洲持續動盪,難民湧入歐洲
教宗方濟各為葬身大海的偷渡難民祈禱時,形容這是「令人羞愧的悲劇」,他並指責:「冷酷無情的全球化導致這些移民命喪大海。」不過,悲劇沒有停止。另一方面,即使對難民寬容的德國,排外情緒也在升高。
夏 葉



二○一三年,十月三日凌晨二點,一艘載著五一八名非法移民的船隻抵達西西里島附近海域。蛇頭關閉引擎佯裝成偷渡客,以免稍後義大利海軍前來救援時,被指控是人口販子。在漆黑的海天之間,沒人發現這艘隨波逐流的超載船隻,歐洲近在咫尺遠在天涯。

六千偷渡者葬西西里海峽

眾人開始不耐煩,慫恿蛇頭做些什麼,他在毛毯淋上汽油並點火,希望藉著火光吸引過往船隻注意。一不小心,雙手被熾烈火焰燒傷,慌張拋下的毛毯引起大火。乘客急忙往另一端躲避,船隻失去重心翻覆,許多不曾見過大海的人在波濤中泅泳,三六六人命喪地中海。

教宗方濟各說:「這是令人羞愧的悲劇。」事發前半年,他才到過西西里島的藍培杜撒(Lampedusa)為葬身大海的難民祈禱,並指責:「冷酷無情的全球化導致這些移民命喪大海。」批評世人冷漠對待垂死的生命,甚至從中獲利。

如果這起悲劇最後僅以數字為代表,相關案例足以匯聚成龐大的統計資料。從一九八八年起,超過兩萬人在偷渡歐洲邊境時死亡。而地中海彷彿更像是海上墳場,從一九九四年起有超過六千名偷渡客葬身西西里海峽,今年已經有四八○名罹難者。然而,許多人是統計數據無法掌握的,默默被大海埋葬。

這起船難後,義大利派出直升機和船艦組成「我們的海」巡邏與救援隊。地中海另一端的蛇頭眼看人道的臂膀伸入地中海,更是源源不斷送難民出海,一四年超過十七萬難民在義大利上岸。中東、非洲持續動盪,對難民潮推波助瀾,到今年二月中為止,已經有八千名難民抵達,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海岸搶救風險高,但更大的挑戰在後續的移民長期安置和融合。眾多難民在藍培杜撒上岸,容納量為二五○人的收容所擠進一二○○人,剛完工的收容所可再吸納六百人,現在也已經人滿為患。

義大利從一一年到一四年共投入二三億歐元在海岸救援、收容住所、飲食、協助沒有人陪伴的未成年難民等措施。因為義大利公家機構不足,非政府組織每收容一名難民,每天可以領到政府補助三十五歐元,一個月超過一千歐元,相當於社會新鮮人的月薪。

發難民財,政府補助飽私囊

政府的善意成為收留者中飽私囊的良機。齊瑞拉(Pasquale Cirella)在拿波里的旅館於○九年收入僅四萬歐元,但他「善心」收留六百名難民,每天拿到約二千歐元的政府補助,一二年的收入飆升到約一八○萬歐元。

當政府補助養肥中間人時,難民卻在忍受飢餓。三十二歲的伊薩克(Isaac)來自迦納,棲身在廢棄軍營裡,「八月時我每天出門幫忙採番茄,賺了五五○歐元。早上我吃片乾麵包配點茶,晚上吃點麵粉糊,我負擔不起午餐。」

難民穿越沙漠、橫渡地中海,為了一圓歐洲夢,在此攢錢接濟在故鄉的家人,卻在收容所進退維谷虛度光陰。義大利政府原本就行政效率不彰,為了確定申請庇護者的身分更花上冗長時間審核,加上本國人也難以理解的官僚迷宮,一份申請大約要耗上一年,難民只能枯等。

有人不願困守收容所無所事事,於是出逃、繼續他們的尋夢旅途。巴黎《查理週報》襲擊案後,歐盟各國要求義大利嚴加紀錄和追蹤非法移民資料。然而,光在去年就有十萬偷渡客失去蹤跡,官方不知他們的動向,羅馬和拿波里的郊區匯聚了許多逃出收容所的難民。

克里福特(Clifford)將妻小留在故鄉奈及利亞,隻身來到義大利,困在收容所一年半,「在裡面什麼也不能做,只是吃和睡。」逃離收容所後,他成為街友靠乞討為生。朋友告知,杜林(Turin)的前冬季奧運選手村無人使用,於是他和一些難民在此落腳,並改裝了一輛拖車,撿拾破銅爛鐵換錢維生。

一九九七年生效的《都柏林公約》是歐盟處理難民申請庇護的依據。根據公約,在哪個國家進入歐盟,就要在該國提出庇護申請。面臨高失業壓力的義大利很難收納難民,有意前往他國者也不願在此落下痕跡,彼此心照不宣,不留下上岸紀錄。

法奴絲(Fanus)是一三年船難的少數女性倖存者,她早風聞義大利庇護難申請,執意前往北方國家。她把融化的塑膠袋黏液塗在手指上,冀望在警局按壓的指紋不足以辨識她的身分。如此一來,她才有希望在夢想的瑞典提出庇護申請。

但《都柏林公約》已經無法應對難民潮。眾多難民經其他國家進入歐盟,很多人堅持在德國申請庇護。德國是去年國際難民申請庇護最多的國家,進入歐盟、到德國申請庇護的難民中,僅六%被遣返到最初抵達的國家。

難民湧入德國引發排外

莫哈納德(Mohanad)是敘利亞的醫生,家園被內戰摧毀後,帶著妻小前來歐洲。最大和最小的孩子船難中被大海吞噬,只剩下五歲的女兒。他們一家三口順利抵達德國,每人每月有三五○歐元津貼,住在聯邦政府提供的公寓裡。他上了德文課並通過考試,重新取得醫師執照並開始工作,自食其力。

德國的收容和融入措施完善,展現接納難民的心胸。然而,近來不同收容所陸續遭到縱火,透露著隱性的不滿和抗議,令人想起一九九○年代的排外情緒。熱心擔任義工的地方官員柯海娜(Barbara Kirchhainer)說:「我們不得不明白,這裡不是天堂。」

偷渡者‧難民‧悲歌
【放眼天下】愛琴海度假勝地的驚悚邂逅
【放眼天下】湧入歐洲的流離難民沒有回頭路
【放眼天下】當米蘭中央車站變成臨時難民營
【放眼天下】地中海成了偷渡者的海上墳場
【放眼天下】緬甸種族隔離 羅興亞人冒死流亡

↓如果您喜歡《新新聞》的文章,請給新新聞粉絲頁一個讚,持續追蹤,感謝您的鼓勵: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