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話題】酒味粉味 串起政商名流夜生活2011-09-21 12:30
名稱有多種 行業是「特種」
有些因業務需求,有些因應酬必要,有些是利益所趨,有些是單純的「喜歡涉足」……,於是,大夥兒呼朋引伴往酒家、酒店續攤。
王瑞德

一位曾經擔任過台灣省議員、立法委員的民意代表回憶,「當年省議會的預算可以說是在酒家審議的」。他指出,當年出身草根性的省議員相當多,大家往往下午就齊聚酒家餐敘,為了證明省政府官員們尊重省議員的「程度」,他們都習慣打電話叩政府官員前往酒家。
雖然依規定,公務人員不可以出入特種行業場所,遑論有女陪侍的酒家或酒店,但是如果省議員親自打了電話,而政府官員不買帳的話,那麼這個單位的預算就「走著瞧」!
他回憶說,有一次大家興起,乾脆叫助理們直接將「預算書」搬到酒家來,如果單位主管局處廳長接到他們打的電話,夠「尊重」他們,而且進入包廂內每杯都乾,讓他們覺得面子夠大的話,那麼大家便很阿莎力的當場宣布「一毛不砍、預算過關」。
相反的,如果對方不在乎,甚至連派個「代表」來敬酒都不願意的話,那麼就大家走著瞧!不是拒審預算,就是大刀砍掉預算額度。
過去就曾經有政治人物說過「哪個男人不上酒家」的話,事實上,台灣政治人物或政商名流想和特種行業「畫清界限」,還真的不容易;除了本身喜歡涉足此類場所,還因為許多相關地方人士,或是得罪不起的黑道大哥們,及宴請重要樁腳等,除了前往餐廳大吃大喝之外,台灣男人就是性喜「餘興節目」,所以幾乎都習慣「續攤」,便是到有「粉味」的地方尋花問柳一番。
身為男性民意代表,很難以「潔身自愛」為由拒絕,否則便會被扣上「不夠尊重」的大帽子,影響所及,甚至可能左右自己的選舉行情。
事實上,有些民代是因為應酬所需,必須經常出入特種行業場所。但是有些特種行業的業者,為求永續經營,避免警察和調查員找麻煩,往往不惜找來有力的地方民代或中央立委加入經營,對外宣稱「是某某民代」開的,藉此嚇阻白道「騷擾」。
不過,聰明的業者絕不會祇找民代插股,通常也會找警察插股,並且為了避免其他黑道找麻煩,還找特定黑道勢力負責圍事。
除非有必要,否則這種插股方式幾乎都是以「乾股」進行,也就是根本不需出一毛錢,就直接變成股東,等同變相的「公關費」。
為了進一步籠絡,由於是「自己人的店」,民代還可以自己或帶人去喝酒尋歡,如此一來,民代也有了固定的去處,而且可以經常出現在店內,一旦遇到警方擴大臨檢,或是有相關白道在店內喝酒時,比較好應付。
但是也有「不樂之捐」是不在業者規畫之中的意外事件。
有些民代介入「喬事情」,於是大家相約先在高級餐廳酒酣耳熱,接著酒家、酒店續攤,在「喬一喬」之間,可以獲取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利益。
有些惡劣的民代,乾脆巧取豪奪,尤其不少新興的溫泉會館、休閒spa都有違建問題,此時特定民代出面,強索每家二十到三十萬元不等的「保護費」,拒付的業者還真的遭到檢舉拆除的下場,令業者敢怒不敢言。
部分有意投入民代選舉者往往需大筆資金,除了透過餐會等方式募款,就是鎖定特種行業等「偏門」業者下手,有些「菜蟲」、「果蟲」或開設職業賭場的黑道大哥,也會充當幕後金主適時金援,其目的不言可喻。
一些在地民代,「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但是部分選區明明在他處的民代,要錢太兇,竟撈過界,勒索酒店等特種行業,吃相相當難看。

民代黑道打成一片

不論藍綠,不少政治人物進出特種行業場所,幾乎都和道上兄弟脫離不了關係。
台灣著名的三大幫派組織「四海幫」、「竹聯幫」和「天道盟」,幾乎都和政治人物保持密切的關係,尤其和民意代表之間更是交情匪淺,有些民代本身就有「黑底」,有些黑道大哥本身就是這些民意代表的「金主」。
以台北市議員和立委選情為例,在不管那個黨所撥付的競選支援經費都十分有限的情況下,這些候選人除了每天必須維持競選總部的運作之外,距離投票日愈近,愈需要掃街拜票,這時候所需要的「鞭炮」數量驚人。
許多人不知道真相,誤以為候選人真的受到廣大選民的愛戴,車隊所過之處都有選民大放鞭炮或煙火。
實情是,在候選人準備掃街拜票之前,道上大哥就已接獲通知,他們隨即交代小弟們採買鞭炮和煙火。黑道大哥手下動輒數百人,均會事先安排好由小弟騎車或開車,守候在掃街經過之處,祇要候選人的車隊一到,立刻「點火」!
如此一來便可製造候選人大受歡迎的氣勢,為這些候選人做足面子。千萬不要小看這些爆竹煙火,一天下來也得幾十萬元花費。
所以台北地區一些所謂的高級「會館」,或是「便服」酒店內,到處可見這些有頭有臉的黑道大哥和民意代表稱兄道弟,偶爾可見媒體高層也穿梭其中,甚至找來中高階警官或調查局人員,以彰顯其「身分」。
像台北一些媒體高層,過去經常喜歡到著名的「姚太太」所經營,位於台北市林森北路上的「宏城酒店」,出身「大富豪」酒店的媽媽桑們,旗下小姐平均一百六十五公分,長相甜美身材正點,雖然收費昂貴,但仍可時常發現媒體高層的蹤影。
至於南京東路、敦化北路上大樓八樓的「龍亨」(舊稱「富爺」),更是轟動全台灣的高級便服酒店,裝潢金碧輝煌,小姐氣質高雅,一般人一個月的薪水,還不足以支付一個晚上的包廂花費,但是生意非常好,更是黑白兩道的最愛。
位於基隆路上的「101巴塞隆納」,也是著名的便服酒店,過去位於台北市林森北路和長春路口的「六三」酒店,更是不少酒客年輕的回憶。
玩法大膽的制服酒店中,台北市最有名的,便是位於民權東路、林森北路口的「廣儱」酒店,生意好到強烈颱風侵襲台北時,意然包廂全滿。
有些平常在媒體塑造出夫妻恩愛模範生的民代,一到了酒店裡頭就「原形畢露」,由於怕這些坐檯陪酒的酒店小姐因為口風不緊而事跡不密,所以喜歡找高級酒店裡的「酒國名花」,又可滿足尋歡,又可保守秘密。
其中有幾位「超級媽媽桑」,手下就有不少「金釵」,號稱保密工夫一流,客人的祕密絕不外洩,台北最有名的一流「超級媽媽桑」,便以著名的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女主角們的名字,做為酒店界的「藝名」,豔冠群雌,打出名號。

藍營民代喜愛熟女

台灣藍綠色彩明顯,事實上藍綠男性政治人物對「粉味」的喜好一致,但是作風截然不同。
藍營裡頭性喜此「味」者,通常會以「飯局」為由,找來一些風塵味較輕,而且可能是正當職業的美女們作陪,事實上,有些熟女還會透過姐妹淘打聽,特別設法「打入」這種飯局之中。
除了吃飯之外,她們還希望可以在酒酣耳熱之際,不小心打聽到一些股市或者房市的「明牌」可以大發利市。
近年名模當道,各式各樣的女模出現在平面雜誌封面上,這些政治人物也以邀請模特兒參加飯局為榮,有時也會邀請一些中小牌的女明星參加。交情夠的,通常就當做是一般飯局,但是有些人則會由「主辦單位」分別發送「小紅包」,這種價碼通常從五千元到五萬元不等,得視行情不同而定。有些時候,身材正點且頗有姿色的鋼琴老師等氣質美女特別受歡迎。
過去國民黨有一些出身財經界或媒體界的立法委員,都擁有自己的「招待所」,從廚師到陪吃飯倒酒的小姐都是「自己人」,其中一處高級招待所,一樓是偌大的舞池,和彈奏鋼琴的樂師,和隨時可以上菜送上點心的大餐廳。
最受矚目的是二樓的泡湯區,包括有「總裁湯」區、一般的「貴賓區」。當然,二樓後方好幾間隨時可以使用的「房間」,貴客一旦有「需要」,隨時可以盡興使用。
這些招待所平常警戒森嚴,位處陽明山和台北市豪宅區,層層保全把關,連狗仔隊都無法混進其中。
但是隨著國民黨第一次遭政黨輪替下台後,緊接著馬英九當選總統後的特殊「潔癖文化」,國民黨這種「招待所」文化,目前在中央都很低調進行,不敢再像過去一般夜夜笙歌,怕有人會向馬英九「抓耙子」,跟自己前途過不去。
綠營民代不管中央或地方,比較不搞招待所這一類的遊戲,如果有需要,大多在特種行業裡直接應酬。
以台北為例,部分綠營民代就習慣在中山區林森北路的便服酒店或是制服酒店裡喝酒尋歡,有時因為外縣...

詳全文請先登入會員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