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楊綏生:博弈公投讓世界看到馬祖2013-01-15 12:30
專訪連江縣長談馬祖轉型
戰地政務終止的頭二十年,馬祖著手基礎建設,在各項設施逐漸步入軌道時,面臨到發展瓶頸。對馬祖人來說,開放博弈是一種改變,而改變不一定是破壞;連江縣長楊綏生則更進一步,希望馬祖能成為「環境教育的實驗島」。
李彥謀

從醫師到父母官,連江縣長楊綏生樂觀看待博弈專法可能的命運,他表示,執政黨如果基於國家利益,就必須將博弈法草案列為優先法案,以「執政黨在國會的優勢,打架也要打過」。
在馬祖政壇,楊綏生已出道近二十年,地方的評價是身段柔軟,能傾聽民意。他是馬祖第一位醫學院的學生,年輕時搭軍方的補給艦來回,每搭一次就有「死一次又活過來」的感覺;一九九六年擔任國代時,還曾在距離馬祖一浬之處發生空難。因此,他心底始終有個信念,若能為馬祖做什麼,至少,要改善台灣馬祖之間的交通。
二○一二年的馬祖很政治,為了博弈公投,楊綏生面對「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的強勢挑戰,曾在台北立法院前,向情緒激昂的反賭盟成員表示,「你們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說。」他也曾因為出席財團舉辦的博弈說明會,遭控告涉嫌期約賄選,而被廉政署調查。
楊綏生指出,馬祖地區具有戰地文化和閩東風情等歷史意義,繼東莒發現熾坪隴遺址後,亮島人一號、二號也陸續出土,對島嶼文化歷史提供相當重要的證據,在人類考古史上是相當重要的發現。
不過,「若沒有改善交通,馬祖的觀光發展仍難躍進。」楊綏生說,長年來備受折騰的交通問題,隨著博弈公投過關,已出現曙光,甫完成命名的新台馬輪,預計二○一三年底鑄造完成,將提供民眾往返台馬之間的另一種選擇。
博弈公投,是解決馬祖問題的方法之一,但並非萬靈丹,楊綏生說,如果博弈法未能完成立法,或延宕時日,「至少,讓中央已正視到馬祖的問題在於交通」,「而且經過博弈公投,全世界都注意到馬祖」。
博弈公投通過後,有數家廠商表達投資意願,評估投資金額在六百億到八百億,甚至有二千四百億至三千百億元,楊綏生說,「這一點也不誇張。」在興建賭場的過程,至少可以創造五千個工作機會,馬祖沒有這麼多人,一定是從台灣來,博弈還未營運前,台灣就首先獲利。
他表示要請託老議長陳振清和其他重要人士適時向總統馬英九建言,將該案列為國民黨的重大法案,運用國會優勢爭取過關;「最起碼請總統支持改善馬祖交通,以北竿機場精確儀降為目標。」
楊綏生認為保存戰地景觀與博弈並不衝突,「度假村是局部性的開發,馬祖可以運用度假村附設博弈所帶來的稅收,滿足戰地景觀保護所需的經費。」
他提到,馬祖民生設施的進步,要有更充足的水電供應,「會推動風力發電,特別是馬祖冬天風大,條件很充分,憑藉風力生產的能源,可與海水淡化廠結合,還有降低產水成本的機會。」
對馬祖人來說,開放博弈是一種改變,而改變不一定是破壞。楊綏生還希望馬祖能成為「環境教育的實驗島」,他說,「馬祖的風、潮汐、洋流等,資源豐富,有些技術在國內還不成熟,而馬祖正可以做為實驗。」換言之,「就是讓馬祖從戰地政務實驗區,到綠能教育的實驗場」。
戰地政務終止的第一個二十年,馬祖從基礎建設著手,在各項設施都已逐漸步入軌道時,也面臨到發展瓶頸,楊綏生說,「戰地政務留給馬祖相當多寶貴的資產與經驗,現階段處於轉型期,馬祖人現在是眾志成城,有共同的信念,希望能夠成功。」●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