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淡水回鄉小農 有機農場變無稽開發2013-04-23 12:30
不當開發》淡海新市鎮二期
淡海新市鎮二期徵收迫在眉睫,盧建和只能悶著頭繼續他的有機農場事業,他說:「我就盡量做,做到確定來徵收為止。」更讓人遺憾的是,過去動輒兩百多年的傳統農業文化,也將因為這次開發而消失。
蘇鵬元

驚蟄剛過兩天,我們來到新北市淡水區的牛埔有機農場。雖然春雷還沒響,不過就如老祖宗所言,春天到了,大地萬物萌芽生長,農場一片欣欣向榮。高麗菜、A菜、大陸妹接近採收,芹菜、青椒一排排地種在溫室裡,紋白蝶、圓葉蟲等害蟲也共存在菜園裡。這裡是淡海新市鎮二期的一個小農場,也是即將消失的農場。
農場主人盧建和已經回鄉十多年,從四年前開始嘗試有機耕種,到去年三月已經拿到認證,現在是新北市營養午餐的供應商,提供兩所學校有機蔬菜。

夢碎一:農場不保
學校有機蔬菜供應商,哪裡找?

其實,盧建和曾是知名外商快遞公司(DHL)的中階主管,為了照顧罹癌的父親辭去工作,回到家裡,原先只是種點菜來自己吃,不過愈種愈有興趣,還花了一百萬元搭起溫室,現在的收入已經可以達到過去的薪資水準。近期,他將一部分重心放在生態導覽,開放農場給大朋友、小朋友參觀。他對著我們說:「我們有這個義務去教導我們下一代,有機這種東西是好東西,要盡量去推廣。」
問起經營這三分地的有機農場花了多少工夫?盧建和只說都是興趣。不過從現在的光景來看,不難想像過程有多麼辛苦。把雜木林變成一塊塊整齊的田地就不用說了,農場旁有間廁所,捨棄賣場的塑膠套裝廁所,純以原木打造,他說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目的就是要符合生態農場的感覺。
菜園旁還有一個半完成的Pizza窯,他想像著未來參加生態導覽的朋友,中餐就是自己製作的Pizza,上頭餡料就是剛摘下的農場蔬菜;他還指著放在一旁的木頭,打算找時間做成椅子,打個大傘,大家就可以在農場裡泡茶聊天。
跟著盧建和的想像,快樂農場的輪廓一一浮現。但是徵收迫在眉睫,盧建和卻還是悶著頭繼續他的有機農場事業,「我們這邊的鄰居一直笑我是傻子,還一直在投入心血跟設施,我只告訴他們一句話,做就對了,我就盡量做,做到確定來徵收為止。因為我們小老百姓,你說要抗爭,說實在的,政府如果執意要,你也沒辦法。如果有機會、有那個場合,我們會表達我們的心聲,」盧建和說。
農場所在的地方隸屬興仁里,是盧建和家族的發源地。盧姓在淡水是大姓,尤其是興仁里,全盛時期有九五%的居民都姓盧。盧家老屋已有百年,就建在離海邊不遠的地方,直到現在仍就有六、七位盧姓宗親居住。三合院前面的廣場曬著捕鰻苗的工具,老屋附近的海邊還留有淡水最大的一個石滬,過去盧姓祖先就以近海漁業為生。

夢碎二:果園消失
高經濟價值的蜜梨,哪裡種?

清水伯的高接梨果園又是另一個案。很難想像在淡水平地有高品質的高接梨,但是清水伯的果園有名到前台北縣長周錫瑋、新北市長朱立倫都來參觀過,新北市農業局想要下幾百箱訂單購買,都不見得有貨可以出。
見賓客到來,清水伯急切帶人到果園參觀。他指著一大片排列整齊的蜜梨樹,要客人想像蜜梨長滿枝頭的樣子。他還不藏私地示範著高接技術,自豪地說就連老樹枝都能夠高接。
他指著旁邊一罐罐的牛奶、奶精,一大塊黑布蓋著的則是黑糖蜜,原來這些都是蜜梨的食物。也難怪別家的蜜梨一斤只要三、四十元,這裡一斤要一百多元。
對這片果園,清水伯費了多年苦心。他十多年前從稻米轉作,選擇經濟價值高卻很困難的蜜梨,跑遍東勢、卓蘭請教專家卻吃閉門羹,經過六、七年的失敗,幾乎就要放棄。
不過就在多次試驗後,他終於摸索出一套種植方法,蜜梨的產量也愈來愈多。現在光是熟客的訂單就接不完。
清水伯在這裡生活了六十多年,如今卻被政府的徵收公文弄得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種起來的蜜梨可能只適合這塊土地,難以預料重新找塊地開闢這麼大的蜜梨果園要花多少時間,更何況還要考慮氣候、土壤、水質適不適合。
只是,不論是盧建和的有機農園,還是清水伯的高接梨果園,經過淡海新市鎮開發之後,都將消失無蹤。
在淡海新市鎮這塊土地上的故事還有很多。像是今年七十七歲的林江海爺爺,最能感受政府的蠻橫。家族土地就在一期與二期的交界,過去因為新市鎮一期的開發與登輝大道的興建碰到兩次徵收,一甲地剩下一半,如今最後的一點土地將因為二期的開發給全數收走。
對這些居民來說,二十多年前開始開發的淡海新市鎮是一個指標。走進新市鎮,空著的土地仍占大部分,除了前總統李登輝每坪六萬元的「國家新都」低價國宅有十多年歷史以外,大部分都是近幾年才建造起的新成屋。

夢碎三:漁業重創
垂直堤防毀掉石滬,哪裡捕魚?

走在寬敞筆直的道路上,很難想像這以前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往外海一看,原本的岩岸已經變成一道垂直的堤防,為了增加土地,這座堤防還特地蓋在原海岸線外幾公尺處。垂直的海岸線,改變淡水外海的生態,淡水河的泥沙淤積跑到北邊,魚類原本的棲地也毀了,近海漁業就在堤防築好後迅速消失。
就算新市鎮大部分的土地閒置,卻沒有回復原始風貌的跡象。上屆在淡水區參選市議員的綠黨候選人王鐘銘觀察到,這是政府養地的方式,「地就荒在這裡,也不會恢復自然風貌,既不自然、也不人文。」因為對財團來說,「如果在這裡長出二十年的大樹他會很麻煩,(所以)他會讓它既不自然也不人文。」
在一場內政部營建署召開的「淡海都市計畫二期徵收」簡報會議中,新市鎮建設組組長洪啟源的一席話讓當地居民引起反感,他說:「如果祖產因為政府徵收了,你拿這個錢去做正常的投資,換到更有發展的東西去做投資,我覺得這不是賣祖產,是把您的祖產發揚光大……。」
當地居民蔡瀛忿忿不平說:「我們祖先有一個共同的訓示,書讀得不好,沒有人會怪你;錢賺得少,是時機、能力問題,也不會招別人譏笑;只有變賣家產,才會被人家說成敗家子。」蔡家在淡水已經繁衍十一代,現今還留有近兩百年以前的祖先遺書。蔡家的團結眾人周知,二十多年前土地還沒因為新市鎮開發限建,蔡家人就集體回到義山里蓋房子,二十多戶人家共膳共耕,中餐、晚餐一起吃飯,耕種的農產品也一起分享。對蔡家來說,保護祖先財產都來不及了,怎麼有辦法接受政府官員的榮耀之說?
現在,淡海新市鎮二期的規劃和一期一樣,範圍包括外海的一小部分,想必也要蓋一個垂直的堤防,原來老祖宗留下的石滬勢必會毀去,近海漁業將再次重創。而原本高低起伏的丘陵地也將剷平,更讓人遺憾的是,過去動輒兩百多年的傳統農業文化,也將因為這次開發而消失。●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