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戴養菌園農場 霧峰的金針菇傳奇2013-02-19 12:30
不起眼的食材創造每年十五億元以上產值
霧峰「戴養菌園農場」的金針菇產量占全台一半以上,是世界最大的金針菇生產場。不少台商到大陸投資菇類產業,但戴養菌園仍堅守在台灣,即便面對韓國金針菇低價傾銷,仍盡力穩定市場價格,為的只是不願台灣金針菇產業受重創。
吳世矛

午後二點過後,在台中市霧峰區外環道路及南勢里、北勢里、舊正里和南柳里田間巷弄,幾十輛大型冷藏貨車陸續穿梭,各自停歇在一棟棟三層、四層的水泥廠房外,等待搬運車自廠房內將堆疊在棧板上的一箱箱貨物送入冷藏車廂,裝載趕往台灣南北各地。這些冷藏車在霧峰鄉的村落田間熙來攘往呼嘯而過,已是地方每日景象。
這些車裝載的正是冬天吃火鍋必備的食材--金針菇。這個不起眼的食材,卻為霧峰區創造每年十五億元以上產值,也讓霧峰區成為世界有名的金針菇產地。

世界最大的金針菇生產場

曾是九二一大地震重災區的台中市霧峰區,是台灣菇類的故鄉,在霧峰區農會大樓裡設有台灣唯一一座菇類文化館,記載著菇蕈類在台灣的發展史。金針菇是國內菇類栽培中自動化作業程度最高的菇類,主要集中在苗栗、南投和台中。其中,位於霧峰的「戴養菌園農場」,產量不但占全台灣一半以上,更是世界最大的金針菇生產場。
金針菇的栽培要追溯到一九五一年,台灣農業試驗所自美國引進洋菇菌種及栽培技術,政府開始推廣種植洋菇外銷,霧峰因為和農試所的近水樓台關係,成為洋菇重點推廣區。在一九七○年代,台灣洋菇出口高達每年一億美元,出口量世界第一,為國家賺取大量美元外匯。後來因為中國及東南亞洋菇興起、外銷市場被壟斷,加上台幣升值等因素,洋菇出口受挫,許多菇農開始尋求轉型。
戴養菌園第一代的戴萬水,在四十多年前也與其他農園一樣主要種植洋菇,但隨著台灣洋菇外銷逐漸失去競爭力,洋菇栽培場一一關門,戴萬水也曾嘗試改種木耳及香菇,而後再種植金針菇,並引進日本溫度控制栽種法,讓金針菇不受天候環境影響,從此打開一片天。
當年為了推廣金針菇,霧峰農會還和戴養菌園合作,推出一系列金針菇食譜,不過,目前消費最多的卻是冬天的火鍋。

以科技避免污染、節省勞力

現在的金針菇栽培,已不再是從前塑膠布搭建的簡易菇寮模樣,而是一座座水泥蓋的現代廠房,廠內媲美電子工廠的環境溫度控制和無塵規格。走進戴養菌園工作區內,除了廠房外一大片空地堆滿一堆堆的木屑、米糠,需要工人操作怪手進行混合及曝曬作業,一百五十多位員工主要都在進行人工採收工作。此外,栽培技術已進步到完全密閉空間,栽培室溫度自動控制在攝氏五至六度,殺菌、接種、培養菌、發芽、成長到採收,大部分過程採自動化生產。
金針菇從接種、菌絲培養等栽培過程,最擔心遭到其他細菌感染。因此,為有效防止工作人員進出攜帶細菌的風險,最大限度地避免污染並節省勞動力開支,不但進出菌種接種室人員管制,進出都要經過去塵消毒,戴養菌園還從瑞典引進自動搬運系統:無人駕駛的電動搬運堆高機。
在雷達及電腦指令控制下,無人駕駛的電動堆高機,在近千坪的菌絲培養室空間,按既定線路行駛,將輸送帶上完成菌絲接種的成千上萬的培育瓶,搬運到培養室指定位置。這幾台所謂「無臂機器人」穿梭在這一個小空間內,不但彼此之間不可以發生碰撞,還得將菌絲瓶放在正確的位置,並排列整齊,過程全賴專業電腦專家精密設計的程式,幾乎可說是十足的高科技作業。進行這一連串作業的控制室只有三位員工在值班。等到六十天後金針菇可以採收,自動搬運車再將整個培育盤搬下,送出來進行採收與機械化的真空包裝作業。

家族齊心深耕產業

經過四十年來不斷摸索養菇技術,從早年玻璃瓶栽培金針菇,每瓶產量三十至六十公克,現在改以塑膠瓶栽培,每瓶產量進步到二五○至三○○公克。近來更引進液體菌種接種技術,不但生長期縮短十天,產量預期還可增加二○%。
戴養菌園從第一代的戴萬水,到第二代的戴吉隆、戴建隆,目前第三代五人也已開始接班。五個人各司其職,有人負責管理,有人負責總務,有人負責行銷業務,也有人負責菌種研究。為了深耕這一產業,戴家小孩還專門選擇念微生物學系,近來更和多家大學的生物機電科系、微生物科系及植物病理科系進行交流。
戴養菌園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曾邀請總統前來參觀,當時陳水扁還在負責人建議下,吃下一口剛採摘下來的金針菇。時任副總統的呂秀蓮,也曾在戴養菌園和台中縣農業界人士座談。
到了馬英九執政,為了宣傳和中國簽訂的ECFA,各部會大力宣傳之際,農委會也找上了戴養菌園第三代的戴天機,錄了一段宣傳影片:「加入ECFA,咱欲和政府鬥陣來拚經濟」。主要是在ECFA中,金針菇列入早收清單,關稅談好自原來的一三%,降為五%,再續降為○%。

堅守台灣
穩定市場價格

雖曾為馬英九的ECFA背書宣傳,但在去年油價雙漲當中,戴養菌園也因此重傷,電費支出從每月從八十幾萬元,增加到一百多萬元。讓戴養菌園也是感慨良多。
根據農糧署統計,民國九十九年金針菇產量一億五千萬瓶,四萬二千公斤,產值約十七億六千萬元。該年出口量二○七○公噸,出口值八二八○萬元,主要是銷往中國大陸。
不過由於台灣市場容量較小,不少台商已到大陸投資菇類產業,促進大陸食用菌生產技術的進步,中國官方也不斷向戴養菌園招手,但戴養菌園家族迄今仍保持堅守台灣的決定。因為擔心到中國設場生產,恐怕無法避免中國官方或有心人士,強行進入取走優良菌種的各式行為,將會重傷台灣金針菇產業。
為了維護這個產業,戴養菌園盡力保持市場價格穩定。尤其兩年前韓國金針菇低價傾銷的動作,更讓戴養菌園及其他金針菇業者力守價格;因為一旦市場零售價高達每公斤九十元以上,韓國貨就會立刻傾銷而來。由於韓國政府對其金針菇產業以各種方式補助達每公斤二十元,加上韓國的栽培技術也比台灣進步,韓貨一旦入侵,台灣金針菇必然和香菇一樣,都要面臨艱苦競爭。

菇蕈產業可望躋身生技業

戴養菌園所創造出的台灣農業之光,農政單位在這波鼓勵年輕人投入農業的政策中卻不敢多講。因為從事金針菇、杏鮑菇、香菇等栽培的這個產業不但是技術密集,更是資本密集,已經不是小農玩得起的。以霧峰金針菇農場的前幾大來說,戴養菌園農場、久川養菌場、北勢農場、禾堤生技農場、得旺養菌場等,都已是「億來億去」的產業了。
以排名第二的久川養菌場為例,二○一一年因為施工不慎引致火災,傳聞損失高達五億元。不過現在計畫新建的廠房,計畫投資逾九億元。可見這個產業的資本門檻非常高。
不過,近來生醫界有關菇蕈類所含多醣體、三帖類的抗癌功效喊得震天價響,金針菇也跟著水漲船高,以戴養菌園目前在台灣金針菇的領導地位,及和各大學的交流互動情形,未來有可能再往生技領域繼續努力。●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