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馬英九的不領導、亂領導到爛領導2013-05-15 12:30
第二任的馬總統,跋扈自大全現形
一度運氣不錯的領導人,像連任的總統這種人,就很容易翻轉成「亂領導」和「爛領導」。馬英九的第二任就是「剛愎自用」爛領導的開始,他的第二任絕不是台灣的福賜,相反地必是台灣的詛咒。
南方朔

馬上就是「五二○」,馬總統已任滿五年,現在堂堂進入第六個年頭。在過去的五年裡,前四年他是個「不領導」的領導人,只會撒錢燒錢,他任內台灣國債增加的速度為歷任之冠,但憑著撒錢燒錢,他總算獲得了連任。於是第二任的馬總統自以為他是天縱英明的聖君,他開始要歷史留名,他原本壓抑著的跋扈自大開始爆炸,「不領導」的領導人變成「亂領導」、「爛領導」的領導人。今天的台灣搞到千瘡百孔,一蹶不振,都是「亂領導」、「爛領導」所致。
今天馬的民調已掉到空前的新低,他成了「十三趴總統」,但他仍可天天做秀過日子,國民黨掌控了立法院的多數,他的總統寶座穩若泰山,還可以繼續爛下去,因此苦悶的國民,還要又苦又悶地挨三年,挨到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為止。
近年來,我專門研究「現代化領導學」。現代政治學有個特色,那就是二十世紀由於政治上出了俄國史達林、德國希特勒、中國毛澤東等重大的壞領導人,所以政治學已不談領導問題,誤以為只要談領導,就是在鼓吹人治,在替專制鋪路。政治學的不談領導問題,使得領導學的研究,由政治學轉到了企管學,這也是當代的領導學重要著作都是企管學院或商學院教授所著的原因。

領導者的缺席
沒有膽識和創意,逐漸走向平庸

根據我的研究,領導學的易位,政治學放棄了領導學,有幾大原因:
一、除了近代出了幾個巨大的邪惡領導人,使政治學家心虛得不敢談領導問題外,近代的民主國家日益自由多元,當一個問題發生了,社會上一定會有各種聲音,領導人不是頭腦清楚、聰明能幹,很容易被罵到臭頭。因此,多元民主的社會就自動鼓勵出平庸的領導人。當一個問題發生了,他如果很快做出決定,難免會被罵,他最好的選擇就是拖,讓社會自己去吵,當吵出了結果,他才去做決定。那種凡事就拖,拖到有結果才做決定的平庸、投機、媚俗的領導人,遂成了近代的主流,這是領導人的「不領導」,讓他們反而成了「爛領導」的原因。
二、二十世紀從八○年代後,影音媒體發達,演藝人員已成時代寵兒,他們的正經事是新聞,他們的八卦事也是新聞,一個領導人已必須和演藝人員天天競爭版面和時段,於是領導人的「演藝化」遂告開始。在理論上,這叫做「表演政治時代的到來」。領導人做不做事已不重要,他們做秀、搞新式的形象文宣才是重點。「不會做事,很會做秀「,已成為近代政治和各國人民最大的悲哀。用當代領導學的理論,那就是在這個表演政治當道的時代,一種只知道愛他自己、不去愛國家百姓的「自戀型領導人」已到了出頭的時候。
三、當代領導學大師諸如柏恩斯(James MacGregor Burns)、班尼斯(Warren Gamaliel Bennis)等人已指出,在現代這個全球化的時代,由於國家相互影響擴大,每個國家的作為,很容易受到別國的壓力,因此一個國家要創造自己的認同、形成自己的共識、制定自己的政策,已愈來愈難,而且需要更大的膽識與創意;而這種膽識與創意並不是阿貓阿狗都有的,於是為了逃避這種責任的挑戰,平庸的領導人最取巧的做法,就是只談民主,不談領導者的責任。
現實政治的這種變化,當然也反饋到政治學上,於是當代政治學遂出現一種「讚美平庸」的價值,只要不惹事,平庸就是福!平庸、隨波逐流,不惹事不做事的價值因而形成,稍早前,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就有一期以「領導者的缺席」做為封面故事,討論了平庸政治的興起。
因此,當代的政治已經出現了一個大趨勢,那就是政治領導人的「不領導」、「只會做表演,不會做事」、「平庸化」。當代許多國家,把政治搞得亂七八糟,人民只要一談到領導人就會憤怒地大罵,這都不是沒有原因的。

爛領導的開始
無能、剛愎自用、心胸偏狹

但這只是政治領導人的一種大趨勢,在這種大趨勢底下,卻也會出現一種「亂領導」、「爛領導」。因為無論大趨勢為何,領導人畢竟是一種權位,有位子也有權力,在現代的大趨勢下,利用權力做好事的確太累、太傷精神,但他的權力有時候還是要用啊!當他運用他的權力時,由「不領導」翻轉過來的「亂領導」、「爛領導」出現了,當代新興的領導學和古典政治學都指出,一度運氣不錯的領導人,像連任的總統這種人,就很容易翻轉成「亂領導」和「爛領導」。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領導中心主任芭芭拉.凱勒曼(Barbara Kellerman)在她所著的《壞領導》就指出了七種壞領導,可以放到台灣來談的就有「無能」、「剛愎自用」、「無情無義」、「心胸偏狹」這幾種。
過去幾年來,我由於專攻領導學,在馬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內,就已指出他是個「不領導」、「只會做表演,不會做事」的領導人,正是因為洞察了馬的這種風格將會害死台灣人,所以在去年大選時,我遂公開地「挺蔡不挺馬」。但台灣畢竟是個保守的社會,上次大選,馬在對岸支持下,「兩大打一小」,最後還是勝選。
在馬連任之初,我就引用了美國總統學權威麥唐納教授(Forrest McDonald)的理論,鐵口直斷馬的第二任必是「剛愎自用」爛領導的開始。他的第二任絕對不是對台灣的福賜,相反地必是對台灣的詛咒。而到了今天,終於證明了我判斷的正確!
馬的領導風格可分為兩個階段,在第一個階段,馬所想的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要連任。為了要連任,最好的辦法就是拚命搞赤字、花錢燒錢,每個選舉樁腳、軍公教、退休人員都有赤字的錢可以花,他們當然挺馬。
至於兩岸政策,台商只要產業移出,就可透過三面貿易賺到錢。至於國家財政破產、台灣產業空洞化,這都是將來的問題,何必操心。一個真正有心的領導人,在他的第一任應該做的是台灣政治、經濟和軍事、社會的大轉型,但轉型的工程太累,他根本沒興趣,於是靠著做秀不做事,「不領導」的領導,形象文宣,無能彷彿變成了有能,他勉強連任過關。

台灣走向退化
內政、風氣、財經,全亂成一團

但馬的連任,卻是詛咒的開始。他妄自尊大,「不領導」突然一變而為剛愎自用的「亂領導」、「爛領導」,他任用親信、亂決策、油電雙漲、證所稅,一連串的錯誤,證明了他的剛愎自用和無能;而他第一任亂花錢的破洞,可以混一時,不能混永久。他自鳴得意的ECFA,其後遺症也終於迸裂。他的第二任,政治的貪腐表面化,台灣的法治人權與新聞自由倒退,台灣財政危機表面化,經濟也快速衰退。他第一任的「不領導」所留下的後遺症,終於在過去一年的「亂領導」、「爛領導」下一起迸發。隨著台灣的百孔千瘡,最近我的學術興趣已轉向到「退化」理論,因為馬已把台灣帶到了一個現代國家很少見的「退化」方向上。
因此,最近的核四、林益世,再到近日的台菲主權衝突案,這些案子其實都是相關的。馬的五年任期內,由於他的「不領導」、「亂領導」、「爛領導」,整個台灣從內政、風氣、財經,全都亂成一團,而在國際上,他也把台灣的國際地位搞到軟趴趴、國不成國的程度。馬的國內聲望跌到十三趴,台灣的國際聲望也跌到菲律賓都看不起台灣的程度。馬在台灣內部,只好用黨紀來維持他岌岌可危的地位。這是末代皇帝的苟延殘喘,也是台灣人民腦袋糊塗,選馬所應該付的代價!●

分享這則新聞:  
IP:219.142.101.120
時間:2013-05-21 13:37
南方琐这个老杂毛,只会亲蔡英文的屁股,最没格的人就是他。
IP:174.6.52.189
時間:2013-05-16 12:59
變成這樣,台灣人要自負其責,為甚麼不全力罷免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