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李根政帶領綠黨從雲端回到草根2014-02-25 12:30
二十三萬政黨票是公民累積的共同資產
當林義雄等人積極籌組新政團時,綠黨也在走自己的路,要從雲端的都會型政黨轉成具有草根基礎的在地政黨。他們開始部署年底七合一選舉,期許成為真正的「社運參政平台」,帶領綠黨轉型的人,是目前召集人李根政。
呂苡榕

「綠黨」在台灣政壇知名度雖不高,卻在二○一二年的立委選舉中拿到近二十三萬的政黨票。即使仍未跨過五%政黨票門檻,卻擠下新黨成為台灣第五大政黨。

四十五歲換跑道投入政治

選舉後,綠黨內部經歷了大洗牌,換了召集人,也換了運作策略。往昔任何運動總能看見綠黨無役不與,如今卻少見綠黨插旗站台,而是以更細緻、緩慢的方式來耕耘群眾。
帶領綠黨轉型的李根政,參與環保運動與組織工作幾十年,在四十五歲那年下定決心轉換跑道,進入了與民間團體迥異的政黨體系。會走進政治,與近幾年台灣政府在社會議題上的態度退卻有關。李根政說,過去台灣的民主化運動,為民眾贏來了選舉制度,但是在社會、經濟層面上的民主,目前政黨政治卻都無法回應。
另一方面民間在國會的運作空間也愈來愈小,「表面上這一屆立委出現許多清新面孔,一開始的跨黨派聯盟好像也對社會議題有些作為,但時間一久就發現各政黨不過是靠這些臉孔騙選票罷了!」李根政感嘆,進步性的法案幾乎都是民間團體草擬後拜託立委送審,而能不能送立法院還得看黨團臉色,「你看核四議題民間普遍反彈,立法院一樣不理你啊!」

珍惜綠黨二十三萬支持者

社會動能再怎麼沸騰,政治場域仍是鐵板一塊,讓李根政思考,是否民間團體應該自己轉進國會?當時四十五歲的李根政評估,現在如果不跳下來做,以後也沒時間和意志力去做了。他說,自己已是相對沒有「後顧之憂」的人,家裡經濟穩定、家人也支持,因此他決定放手一搏。
轉進政黨路線,李根政並非沒有掙扎,尤其和他同一輩的社運人物經歷過民進黨執政又腐化過程,曾經與民進黨走得較近的社運團體身受重傷,對「政治」敬而遠之。「我很早開始做環境運動時,就不斷被人說是想選舉,更不用說一旦真的要走進議會,大家就覺得你髒了。」但現今政治困局,卻是非突破不可,「我是對政治位子沒興趣的人,但我想要改變世界。」
李根政選擇綠黨做為參與政治的平台,○六年就成為綠黨黨員的他說,自己以前參加綠黨活動其實都很被動,「因為我不太認同綠黨過去為了選舉而炒短線的做法,所以頂多只是繳繳黨費。」
雖然曾想過另組政黨,但是綠黨拿下二十三萬政黨票,李根政說,這些票不必然代表公民有多認同綠黨,而是公民在這一、二十年下來對於國家發展反感、兩黨政治失望的投射。「這些票是公民累積起的共同資產,如果我要另組政黨,就得先和大眾解釋,為什麼綠黨不行。」因此李根政與當時任職的地球公民基金會董監事商量,並且確認綠黨歡迎他的加入,之後便投入中執委選舉,並拿下召集人一職。

扎根基層部署七合一選舉

李根政也開始改變過去綠黨的經營模式,「現在大家在談『第三勢力』,卻很少會想到綠黨,因為綠黨過去一直給人很躁進、老在亂找候選人的印象,而且難免會覺得它是很『台北都會型的政黨』。」
為了扭轉這樣的印象,李根政開始拜會許多公民團體,重新建立與民間團體的合作關係。李根政說,過去綠黨老說要成為「社運的參政平台」,「但是你要當人家的平台,也要人家願意給你代表啊!」綠黨下一步也打算修改黨綱,透過與民間團體對話,讓綠黨能真正成為一個「社運參政平台」。
目前綠黨也已開始著手準備年底七合一選舉,並且建立了新的提名機制,「如果要自我推薦參選,得先拿到當地選區百分之一選民的連署書,代表你在當地已經深耕一段時間,並非一個空降的候選人。之後再由選舉小組來審核候選人資格。」李根政說,過去往往隨意推出十個候選人,但一個也沒上;現在這種方式雖然慢、而且人數也不多,但至少選上的可能性比較高。

號召集體「出櫃」投入政治

半年下來,綠黨不走追逐鎂光燈模式,黨內也有人擔心,若要在二○一六年擁有影響力,現在還在草根經營哪裡來得及,「但是沒有組織工作、沒有草根經營怎麼可能做得起來!」李根政說,現在這種緩慢扎根如果真能成功,將是台灣社會另一股政黨勢力。
中年開始轉換跑道,李根政坦言這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沒把握的事,但如果大家都認為台灣的政治需要被改變,那就應該把它當成一個志業來做,讓政治成為一個後代子孫願意投入的領域,「我本來就覺得改變政治需要一個世代、甚至跨世代合作,成也不必在我。但我真的希望我們這一代的人能夠集體『出櫃』,去從事改變政治的工作,共同承擔政治這個責任。」●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