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語言、思想與時代】打不完的病毒戰爭 2017-09-14 12:30
世界衛生組織發現瘧蚊是除不掉的,人類在進步,瘧蚊也在進步。法新社
巴斯德等科學家的努力,讓人類看到了細菌。佛萊明發現了抗生素,之後陸續發現傷寒、肺結核疫苗等疫苗。至此,人類樂觀地相信可以終結所有疫病。但這種樂觀心態已告瓦解。
南方朔

上一期我們才談過芬普尼(Fipronil)殺蟲劑造成的毒雞蛋食安風暴,在毒雞蛋猶在發展之際,又發生芬普尼疑似大量殺死蜜蜂之事,毒雞蛋之後可能又有毒蜂蜜。

終結傳染病的時刻到了?

除此之外,醫學中心的加護病房又發現近年來超級細菌蔓延,例如碳青黴烯類抗藥性鮑氏不動桿菌(Carbapenem-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CRAB)造成的死亡率達到五%至一五%。台灣的抗藥性細菌比率不斷攀升,台灣常見的八大超級細菌已造成一萬五千人感染。
這兩件事情,對人類乃是重大的嘲諷及警告。
自從一八八○年代,在細菌學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柯霍(Robert Koch)及許多科學家的努力,人類看到了細菌這種微生物,因而知道了微生物及微昆蟲乃是重要的病源。到了一九二八年,佛萊明(Alexander Fleming)又發現了抗生素。一八九七年發現傷寒疫苗、一九二一年發現肺結核疫苗,接著又陸續發現破傷風、白喉以及黃熱病疫苗。
至此,人類已樂觀地相信可以藉著殺菌、殺蟲而終結所有疫病。
一九四八年美國國務卿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就講過終結疫病的大話。美國衛生部長(Surgeon General)史都華(William H. Stewart)在一九六七年就信心滿滿地宣稱:「終結傳染病、對抗重大疫病戰爭勝利的時刻到了。」。美國的洛克菲勒衛生委員會(Rockefeller Sanitary Commission)也在一九○八年宣布要終結十二指腸蟲。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宣布要在一九八○年終結天花。人類對控制疫病真是充滿了樂觀的想像。

從抗藥性到多重抗藥性

但這種樂觀心態現在已告瓦解:
一、世界衛生組織在一九五五年揚言要消滅瘧疾,但到了九二年已宣布放棄,因為世界衛生組織發現瘧蚊是除不掉的。人類在進步,瘧蚊也在進步,它已發展出抵抗DDT的能力──印度及印尼的瘧蚊已發展出抗藥的品種。
除了這種昆蟲可以抗藥外,細菌的抗藥能力進步得更快,一九八○年代美國已發現抗藥的結核菌新品種,印尼的登革熱也早已有了抗藥能力,孟加拉的霍亂菌已在一九九二年能夠抗藥。這乃是傳統疫病紛紛再現的主因,像美國在一九八五年就發生結核病再流行。二、「抗藥性」這種概念是一九四五年由佛萊明所提出,他在研究盤尼西林時就發現有些葡萄球菌很快就有了抗藥能力,於是遂有了「多重藥物抵抗性」(MDR)這種微生物學概念。
但抗藥性不只是細菌具有,蚊蟲、蟑螂都是有抗藥的本能,這些小動物適應力很強,它們到了對生命有害的環境,就會調整體質去適應環境,它們是殺不死的。蟑螂可以經過火山爆發及冰河期的考驗,都能長存至今,區區的殺蟲劑又算什麼?
人類要和昆蟲、細菌作戰,人類不一定是最後的贏家,低等的昆蟲及細菌反而能死裡求生,立於不敗之地。

人類足跡喚醒病毒

近代的生命科學已經證實,介於生命、非生命之間的病毒,它們在地球上已有二百萬年之外,它們的分子構造簡單,生存容易。因此它們才是地球上真正的原住民,其他的高等動物甚或人類,反而是新住民。當新住民向地球入侵,病毒遂退居到人類稀少的雨林或沙漠、溼地,因此專家認為非洲雨林、大草原、喜馬拉雅山的山麓地帶等地是病毒最後的棲息地,病毒在它們最後的地盤上殘存著。
病毒由於分子構造簡單,隨便幾個分子調動一下,它們就可繼續存在。但從一九九○年代起,世界卻已改變,最大的改變乃是人類足跡已經無所不至。世界上每年到處走動的人群已到了五億,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不被攪動,於是病毒遂從睡眠狀態被喚醒。
最近東南亞出血性登革熱再起,而早在一九六七年中非共和國出現馬堡病毒,一九六九年奈及利亞出現拉薩熱病毒,一九七六年在薩伊出現伊波拉病毒,一九一○年已出現源頭是熱帶森林的愛滋病毒,在一九七八至九八年間,它已使一四○○萬人死亡。
根據一九九八年的研究,全球帶有病毒的四七○○萬人裡,有三分之二是非洲人。他們攜帶的病毒天天都在突變,如果突變的分子恰好能與人類的分子相合,它就會引發大量死亡。近年來病毒突變所造成的疫病日增,台灣人都害怕的禽流感,就是病毒突變最多的一種。

殺滅不了微生物反而自傷

因此從病毒、細菌再到小昆蟲,那真是一個與人類疫病有密切相關性的小世界。那個小世界也天天在變,如果變化地湊巧,人類不但不能殺滅這些微生物,最後致死的反而可能是人類自己。最近的芬普尼可能沒有殺死多少小蟲,但卻已造成人類的惶恐,而且它對人類的遺害到底有多大,我們仍然不知。
從二○○六年到一六年間,台灣常見的八大超級細菌已造成一萬五千人感染,其中的碳青黴烯類抗藥性鮑氏不動桿菌死亡率高達五%至一五%,可說相當嚴重;抗甲氧苯青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從發病到死亡只要三天。可見,昆蟲和細菌的問題真的不容小覷。

➤購買本期新新聞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