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原住民要政府動起來 別只是做樣子2017-08-17 12:30
林萬億(右一)要原住民體諒蔡英文(右二)領導的政府。攝影/郭晉瑋
一年前總統鄭重公開道歉,一年後大家都已遺忘
「若不是你提起,我都快忘記一年前有總統道歉那回事了。」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一滿周年,就在周年當天,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指標事案件上,社運團體卻不約而同發表聲明,很有默契地指出「我們感覺不到改變」。
劉哲豪

盛夏的蘭嶼總是颳著強勁的海風,清早,全島所有家戶與聚落紛紛豎起了寫有達悟族語「Tosya Makahango」字樣的青色大旗,世居的族人解釋意思是「拒絕惡毒腐壞的東西」。
這是蘭嶼青年行動聯盟於八月一日當天發起的「全島豎旗」活動,聯盟成員魯邁還集結島上青年世代族人,在海岸邊共同朗讀「在核廢料遷出之前,達悟族人拒絕任何道歉」的聲明,站在反面立場,呼應政府的道歉。

政策搭配時間表才能獲得信任

這廂在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也針對核廢議題,提出了「看人挑擔不吃力,擱嫌人姿勢歹」的說法,意指政府正在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一旁看的人非但不用出力,還嫌做事情的人「姿勢」難看。
林的言下之意,認為社運團體對政府的批評並不是很公道,甚至有點說風涼話的意味。為此,林萬億希望關注議題的人士,應該給政府更多處理的時間。這樣的說法,也是「向原民道歉」一年來,政府在各議題上一貫的對外態度,但卻無法引起族人的共鳴。
「林政委講這話,對族人並不公平。」蘭嶼達悟族人謝來光,以從多年運動者的角度指出,如果政府有心處理核廢與轉型正義問題,應有具體的作為,譬如提出「核廢遷出期程表」,明定遷出的進度並做監督,如此才可能取得族人的信任。
謝來光同時也在行政院蘭嶼核廢真相調查小組擔任族人代表,是距離政府最近的觀察者。他強調數十年來,官方各種道歉、推諉的「說法」,早已聽到耳朵長繭,因此能夠打動族人的只有行動,而非空口白話。
「若不是你提起,我都快忘記一年前有總統道歉那回事了。」同樣做為原民轉型正義的指標性土地剝奪案件,世居在花蓮秀林鄉的太魯閣族人鄭文泉說,他的母親徐阿金以及數百名族人,在四十多年前因鄉公所偽造文書等非法手段,被迫失去了土地的耕作權。而這片土地後來被開闢為亞泥的新城山礦區,專門開採製造水泥所需的石灰石至今。

政府的報告對現狀沒有幫助

四十多年來,秀林太魯閣族人們的生活場域,與比鄰的礦區相隔僅幾百公尺,隆隆的炸山聲,與從山上飄下來的漫天煙塵,是族人們永遠無法習慣的日常。「我們永遠不知道礦山挖得這麼深,會不會哪天大雨、地震,就崩下來了。」鄭文泉指出,多年來礦山不斷下挖了數百公尺,而周遭的土壤都嚴重裸露在露天環境之下,天才曉得哪天會不會突然發生嚴重的土石流?「當年小林村滅村殷鑑不遠,我們族人就是跟這種滅村的恐懼感,共處了數十年。」
然而諷刺的是,經過去年的道歉,今年三月經濟部卻批准了礦區的使用年限展延,讓亞泥本該在今年底到期的採礦權可以再延長二十年。
「道不道歉有差嗎?在我們看來都是一樣的。」鄭文泉一副莫可奈何的口氣。他指出展延事件爆發至今,居民的抗議從沒停過。而長期關心這議題的紀錄片導演齊柏林不幸去世後,儘管輿論關注,甚至連監察院都派員來做實地觀察。但監察院給的回應卻仍是「會回去研議,做安全性報告」。
鄭文泉苦笑:「政府真的很會做報告,但卻對現況沒有幫助。」
針對政府是否能有具體作為,總統府原住民歷史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原轉會)內部也有若干看法。「道歉與和解並不只是族人的事,而是全體國人的事。」原轉會專任和解小組召集人謝若蘭認為,「道歉和解」不該是原民會或總統府關起門自己做自己的工作。
現於東華大學族群與文化學系任教的謝若蘭,曾赴美專攻國際人權研究,但卻在學期間因涉入當地原民的文化傳承、抗爭活動,因此研究轉而延伸至原住民族人權,回國後則繼之以西拉雅族身分,投入相關原住民運動。
謝引用美國民族學者布萊夫.赫特(Maria Y.H. Brave Heart)的「歷史創傷」研究指出,全球原住民族在數百年間的殖民、遷移、歧視下,已形成各國社會內部關係的根本性創傷,譬如族群問題等。
原住民議題近年在聯合國受高度重視,並以釐清歷史不義真相,透過創傷療癒,修復社會關係通往「和解」為要務,謝若蘭認為政府應積極將這種國際視野,宣導給國民。
「紐、澳國民會在競賽、畢業等場合,不分族群跳『毛利戰舞』,透露整體國民對原民文化的認同,就是種和解的呈現。」謝若蘭表示,具體執行和解行動,不該只是原民會等少數部會的事,還需要文化部、教育部、外交部等跨部會配合。
關於這點,原民會秘書長姚人多及召集人拔路兒.夷將都已有共識。譬如政府若邀請紐、澳等國的相關原住民活動人士,分享原民轉型正義的經驗,對外需要外交部的協助,對內宣導教育則需要教育部輔助。而這些執行預算,將來都會由原轉會提計畫。

應由更務實的獨立機關落實

「除了政策的工作以外,我個人認為原轉會也應主動負責溝通。」謝若蘭指出,在法定的職權上,行政院原民會屬於幕僚單位,但實際執行應以原轉會土地、歷史、語言、文化、和解等五組,依會議的決議來落實。這是目前可以作為的方向。而如果未來在土地、核廢等重大議題,現有單位還不能做出有效作為,他個人則認為,應有更務實的獨立機關來落實。
原住民轉型正義歷經「還我名字」、「還我土地」運動,催生母法《原住民族基本法》,但卻是沒有具體施行細則的空殼法案,無怪乎原民無法信賴政府。儘管總統的道歉至今已周年,但數十年來備受歧視壓迫的原民,需要的不僅是語言所開出的支票,而是有誠意的行動。

➤購買本期新新聞

分享這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