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人多專欄】公允評斷李登輝的文章2015-08-26 12:30
李登輝本人對於生命及認同的反思,被馬英九視為大逆不道之論。在選舉策略的一籌莫展之際,國民黨人如獲至寶,全黨群起攻之。一時之間,已經離我們有點遙遠的日治時代,又重新回到台灣。
姚人多



李登輝的祖國到底是哪裡?這個問題最近又引起台灣政壇熱烈的討論。

一如往常,有人對李登輝的答案憤怒異常,有人則拍手叫好。他幾十年前的認同,在民主化已久的今天卻還是被人砲轟。這個現象只是再次凸顯了台灣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政治人物少有的哲思

更糟的是,絕大部分的政治人物,不管是相挺的、或是咒罵的,都並未把李登輝的那篇文章讀完。他們只從文章中斷章取義,抓了他們想支持、或是想咒罵的部分,來證明一個他們原先就已經相信的事實。

李登輝這篇文章的標題是「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九十多歲了,他的邏輯與組織架構仍然嚴謹。整篇文章其實是他對台灣未來出路的評斷,他從個人講到台灣,再從台灣講到中國,最後從中國回到日本。娓娓道來,每一段落環環相扣,真摯動人。

最難能可貴的是,政治人物的文章很少會對生命、歷史、存在與現實做出哲學性的思考。但是,他做到了。就文稿的思想深度來說,他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頂尖的政治人物。

引起爭論的話題,其實只占了李登輝整篇文章中的一小部分。就脈絡上來看,他是在講一個悲傷的故事。他提到,二次大戰時,「當時我們兄弟倆無疑地是以做為一個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的。」他的兄長戰死馬尼拉,而一心求死的他卻僥倖活下來。這對他來說,是何等的悲傷。在他筆下,身為殖民地人民的哀愁,以及對兄長的思念,栩栩如生地展現在文字之間。

K黨選舉困境中喜見稻草人

不過,李登輝本人對於生命及認同的反思,看在馬英九與洪秀柱等人眼裡,卻成了大逆不道的叛徒之論。這些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由於選舉策略的一籌莫展,坐困愁城之際,看到李登輝的親日言論,如獲至寶、見獵心喜,全黨上下群起攻之。

一時之間,已經離我們有點遙遠的日治時代,又重新回到台灣。日本被像是一個稻草人般地紮在台北政壇,所有政治人物經過時必須表態。不向這個稻草人踹兩腳的,就是「出賣台灣,作賤自己」。
在國民黨的積極操作之下,一個虛構的對立好像又獲得了真實的生命,台灣人民在幾十年過後,又被迫要在中國與日本之間二選一。

國民黨人的無聊舉動實在不值再提。我想說的是,李登輝這篇文章的內容遠遠超過對過去歷史與認同的探討。很可惜的,那些部分都不具有選舉價值,所以,台灣的政治人物們也幾乎絕口不提。

「脫古革新」跳離無聊輪迴戲

在我看來,全篇文章最令人激賞的是,他用了四個字就把台灣未來的路徑說清楚了:「脫古革新」。這四個字的意涵,李登輝說,就是「確立台灣的主體性,使台灣成為一個更民主的國家。」

他在文章中,特別舉了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以及日本明治維新時期坂本龍馬為例,強調這一群人的思想與行動對他們國家前途的決定性影響。

於此同時,李登輝還特別提到了保守封建的中國做為對照。他以魯迅的一段文字,「在封閉的空間裡亡靈附身而演出的一場戲,是這個國家蹣跚前進,一場無聊輪迴的戲」,來說明這個至今仍然在「輪迴戲劇」中打轉的國家。

他的用意很清楚,像台灣及日本都極力地想脫離「輪迴」。順著這個邏輯,他在文章的最後提到,日本的IOT(Internet of Things)技術非常發達,不過,「大多是封閉於自家公司內的技術,很難向世界推展」。

他話鋒一轉,把討論的焦點拉回到台灣。他告訴日本人:「台灣擁有能夠因應全球市場需求,大量生產所需零件的優秀技術。」換句話說,如果把日本企業的研發能力,與台灣企業的生產技術合在一起的話,日本與台灣是有可能在世界市場中稱霸。

不管你同不同意他的看法,任誰都無法否認,自認沒有多少年可以活的他,還是如此認真地在思考台灣的未來。光這份心,我認為就應該贏得全體台灣人一致的尊敬。

然而,話又說回來,李登輝這個人並非全然沒有爭議。他在文章中提到,他引以為傲的台灣民主化與「寧靜革命」。關於這個部分,我認為他是避重就輕。他只說到他的功勞,對於當年在他任內,國民黨「黑金化」的現象,他隻字未提。同樣隻字未提的是他跟蔣經國的關係,以及他在轉型正義上的毫無作為。

我們其實不認識李登輝

當然,李登輝的這篇文章並非是他的自傳,他的確沒有必要把他的所作所為做全盤交代。不過,我知道,很多人都還在等他在一些重要問題上給個說法。比如說,鄭南榕自焚時,他的立場與態度是什麼。

總而言之,我們其實不認識全部的李登輝。從以前到現在,我們都只挑選片段來愛他或恨他。
不過,這一點正是李登輝最高明的地方,不是嗎?

姚人多專欄:
必看‧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關於洪秀柱的一場美夢
【姚人多專欄】柯文哲三招 讓民進黨縣市長乾瞪眼
【姚人多專欄】請神容易送神難
【姚人多專欄】暴走的民主前輩
【姚人多專欄】一直活在有龔重安這種人的年代
【姚人多專欄】林淑芬王育敏她們都叫做立委
【姚人多專欄】連戰真的沒有瘋!

柯文哲‧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柯文哲三招 讓民進黨縣市長乾瞪眼
【姚人多專欄】她不想讓人聽懂 他深怕別人聽不懂
【姚人多專欄】抹除人情人性的柯P新政
【姚人多專欄】當柯市長帶著「大嘴巴」到中國
【姚人多專欄】尋找下一個柯文哲
【姚人多專欄】假如柯文哲時代來臨
【姚人多專欄】公民組合不支持柯文哲!為什麼?
【姚人多專欄】台北市長的勝利方程式
【姚人多專欄】解構柯文哲的大嘴巴
【姚人多專欄】柯文哲的爸爸是誰?
【姚人多專欄】做三件事柯文哲就可改變台灣

洪秀柱‧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辣椒的滋味
【姚人多專欄】關於洪秀柱的一場美夢
【姚人多專欄】洪秀柱出線的根本原因

蔡英文‧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蔡英文的死穴
【姚人多專欄】蔡英文要破除的三大迷思
【姚人多專欄】蔡英文的兩個主考官
【姚人多專欄】蔡英文的時代真的來臨了嗎?
【姚人多專欄】她不想讓人聽懂 他深怕別人聽不懂

第三勢力‧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黃國昌為什麼會說「成功不必在我」?
【姚人多專欄】請神容易送神難
【姚人多專欄】暴走的民主前輩
【姚人多專欄】正在重新定義政治的社會民主黨
【姚人多專欄】百分之五的社會民主黨
【姚人多專欄】時代的力量已到門口但誰來開門?
【姚人多專欄】公民組合不支持柯文哲!為什麼?
【姚人多專欄】陳為廷到底還有參政權嗎?
【姚人多專欄】陳為廷的告解
【姚人多專欄】非主流的為廷 要用力搖一搖山城

社會事‧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一個永遠心存僥倖的社會
【姚人多專欄】一直活在有龔重安這種人的年代
【姚人多專欄】台中捷運殺人事件
【姚人多專欄】當證嚴的身邊站著魏應充
【封面故事/姚人多專欄】台灣權貴資本主義中的趙藤雄們
【姚人多專欄】為什麼你還會去吃鼎王?

生活事‧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有誰對台灣媒體下封口令?
【姚人多專欄】你支持哪一隊?
【姚人多專欄】蘇格蘭公投教會我們的幾件事
【姚人多專欄】只能尋找小確幸

政治面面觀‧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林淑芬王育敏她們都叫做立委
【姚人多專欄】獨派間的信任感 如雞蛋般脆弱
【姚人多專欄】災難的政治劇碼
【姚人多專欄】「始終如一」的江宜樺
【封面故事/姚人多專欄】萬物皆在變 唯有呂秀蓮不變
【姚人多專欄】一位國會議長的誕生?

連家‧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連戰真的沒有瘋!
【姚人多專欄】連公子的公民朋友們
【姚人多專欄】台北市長的勝利方程式
【姚人多專欄】「連」續劇
【姚人多專欄】素人連勝文的政治老把戲

馬英九‧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馬英九的困獸之鬥
【姚人多專欄】馬英九要給台灣「亞投行驚奇」?
【姚人多專欄】馬英九的悲劇還沒結束
【姚人多專欄】到底誰在統治台灣?
【姚人多專欄】張顯耀事件 只會發生在馬金體制
【姚人多專欄】民進黨下的標題 讓馬英九得意
【姚人多專欄】扁末期與馬末期

社會運動‧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我們愛過的那場學運
【姚人多專欄】當中國驚覺 318是新品種的運動
【姚人多專欄】大自然這麼美不必在意「社會」?
【姚人多專欄】當街頭站滿了有潔癖的抗爭者

中國‧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中國對台新戰略:教台灣青年做中國夢
【姚人多專欄】故宮案是送給張志軍的一份大禮
【姚人多專欄】一個親綠學者的上海觀察

香港‧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你去抗議睡街頭 我只想要搭便車
【封面故事/姚人多專欄】今天香港 明日台灣

民進黨‧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徐佳青引爆的扁炸彈
【姚人多專欄】選後民進黨的四大隱憂
【封面故事/姚人多專欄】站在中國十字路口的民進黨
【姚人多專欄】民進黨主席不是政治俱樂部會長
【姚人多專欄】「五府千歲」萬萬歲

國民黨‧姚人多
【姚人多專欄】何去何從的王金平
【姚人多專欄/封面故事】朱立倫去北京只能配合演大戲
【姚人多專欄】五月天老K即將發生兩件大事
【姚人多專欄】到底誰在統治台灣?
【姚人多專欄】國民黨的萬曆十五年

↓如果您喜歡《新新聞》的文章,請給新新聞粉絲頁一個讚,持續追蹤,感謝您的鼓勵:

分享這則新聞: